您现在的位置:峡码资讯 > 财经 > 峨眉山的困境:营收陷入负增长,患上门票依赖症,卖茶叶也亏损

峨眉山的困境:营收陷入负增长,患上门票依赖症,卖茶叶也亏损

2019-11-08 13:57:30 来源: 峡码资讯

勒温·彭彦

编辑程井伟

"峨眉山是半月半秋,这反映在平强河的水流中."

不管你去过没去过峨眉山,你都不会太熟悉它。在中学课本里,在李白的诗里,在金庸的武术世界里...峨眉山有阴影。

峨眉山,位于四川省乐山市峨眉山市,是泰山、二额山和三额山的统称。峨眉山被誉为佛教圣地。它也被称为中国的“四大佛教名山”,安徽九华山,山西五台山和浙江普陀山。

云海、佛光、日出和神灯构成峨眉山的四大奇观。

四川峨眉山海云

很少有人能完全清楚地看到这座山的全貌,因为它是我国雾天最多的地方。一年中,峨眉山山顶平均有322天被云雾覆盖。

然而,作为一家1997年上市的旅游公司,峨眉山甲(000888.sz)有着非常简单的经营理念。

峨眉山虽然位于世界自然文化遗产地、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和国家5a级风景名胜区,也是四川省唯一的上市旅游公司,但与全国大多数山地风景名胜区不同——业务单一,依赖天气吃饭...要说区别在于,它还遭受着严重的票证“依赖性”。

在国内旅游上市公司中,将门票收入纳入上市公司的很少,以门票为核心业务和主要收入来源的更少,峨眉山A就是其中之一。

峨眉山甲的主要业务包括三大项目:峨眉山景区门票、客运索道和酒店服务,总收入占90%以上。

2018年,山地旅游门票收入为4.74亿元,占营业收入的44.19%。客运索道收入3.14亿元,占运营收入的29.30%;酒店收入1.83亿元,占营业收入的17.06%。其中,游览峨眉山的门票收入占比最大,对峨眉山的贡献最大

这是国内旅游上市公司的一个特例。

2008年4月发布的《旅游景区门票价格整顿和规范通知》规定,世界遗产、风景名胜区、自然保护区、森林公园、文物保护单位和风景名胜区宗教活动等依托国家资源的旅游景区,不得列入具有门票经营权和风景名胜区开发经营权的套餐。

自上市以来,门票收入一直是峨眉山甲对收入的最大依赖。然而,峨眉山甲在该政策出台时已经被列入名单10年了,似乎没有受到影响。黄山旅游被列为峨眉山的一年,所以它是一样的。

经营山地旅游门票不需要太多的技术内容,投资更少,可以说是一个“边躺边赚钱”的项目。然而,峨眉山门票收入项目的毛利率全年保持在30%~40%,远远低于行业水平。

这是因为山地旅游门票的运营成本也有一个故事。峨眉山甲与其实际控制人峨眉山管委会在上市当年签订了《峨眉山景区旅游门票委托经营协议》和《补充协议》。

根据协议,旅游门票收入的50%将在扣除旅游门票生产费、旅游售票处管理费总额、游客个人保险费、峨眉山旅游景区保护基金等后支付给峨眉山管委会。纳税。

根据峨眉山管委会的有关规定,从2015年1月1日起,从景区门票总收入中,提取景区资源有偿使用费的8%作为峨眉山旅游景区资源保护基金。

在财务报告中,峨眉山甲将所有门票收入计为上市公司的营业收入,然后将各种资源的使用费和支付给管委会的门票分成支出。

四川峨眉山:十尊宗法菩萨镀金铜像

2018年,峨眉山甲获得门票收入4.74亿元,但支付给峨眉山管委会的峨眉山旅游风景资源保护基金为3799.51万元,支付给峨眉山管委会的门票份额为2.07亿元。本期峨眉山旅游门票毛利率仅为31.53%。

作为营业收入的主要项目,游览峨眉山的门票价格直接影响着峨眉山的演出

2001年,峨眉山景区门票价格从60元提高到80元。当然,经过中间的几次变动,到2013年,几乎所有的价格涨幅都翻了一番。从2013年3月16日起,旺季将从每人150元增加到185元,淡季将从90元增加到110元。

截至2018年,受政策影响,峨眉山景区下调票价:旺季票价从每人185元下调至每人160元,淡季票价维持在每人110元,自2018年9月20日起生效。

根据官方声明,旺季是从1月16日到12月14日,淡季是从12月15日到次年1月15日。然而,当地导游告诉城市社区,淡季实际上从11月底持续到次年3月初。

峨眉山甲深受票价“依赖性”的困扰,票价与客流的互动将直接影响其性能。

影响客流的因素远不止票价。毕竟,消费在增加,门票价格下降到25元。对游客的刺激也极其有限。

2017年12月6日,中国首条穿越秦岭的高速铁路——Xi安成高速铁路正式投入运营,这意味着从Xi安到成都最短的铁路行车时间从11小时缩短至4小时。新列车运行图实施后,两地之间的单程行车时间进一步缩短至约3.5小时。

峨眉山很兴奋,因为它看到了新顾客。

峨眉山A在2018年度报告中表示,随着Xi至程高速铁路的开通,成贵高速铁路、卫莱高速铁路、鄂汉高速铁路和乐骋高速扩建项目的建设和开通,大众交通的支撑作用将进一步增强,这必将扩大峨眉山旅游城市群,促进景区游客数量的可持续增长。

在交通、价格等多种因素的综合影响下,2018年峨眉山景区购票人数同比增长3.25%,达到329.5万人次,但收入仅为10.72亿元,同比下降0.62%。

四川是一个旅游资源丰富的省份。人们经常参观九寨沟。然而,除了宗教和登山运动员,似乎很少有人去峨眉山进行特殊的旅行。大多数时候,峨眉山似乎被视为川渝之旅的一个可选站。

方正证券的数据显示,四川游客仍是峨眉山游客的核心部分,占20%以上,比排名第二的上海高出约15%。

事实上,峨眉山甲的主要业务是“依赖天气”,包括山地旅游门票、客运索道和酒店服务。风景是大自然的礼物,建筑是我们前辈的恩惠。我们不能总是保护风景区,依靠一些基础项目来支撑我们的成就。

从峨眉山甲在过去五年的表现来看,它像一天一样稳定,但它容易受到外部因素的影响,不仅是政策、交通等方面,还有地震、泥石流等自然灾害。

2014年至2018年,峨眉山A的收入从9.94亿元增加到10.72亿元,五年复合年增长率不到2%,2016年和2018年为负增长。

在过去的五年里,峨眉山A从母公司获得的净利润从1.9亿元上升至2.09亿元,平均复合年增长率仅为2.4%左右,2016年为负增长。

金碧集团总裁魏昌仁对市场表示,峨眉山甲的收入结构相对单一,多年来变化不大。其他项目没有取得任何根本性突破,因此业绩平平。

峨眉山甲的商业模式决定了游客数量将直接影响峨眉山甲的业绩。方正证券(方正证券)表示,2016年和2017年,峨眉山受到天气、地震等因素的影响,导致客流量增长乏力,业绩增长乏力。

2016年,峨眉山旅游人数为329.9万人,低于2015年的338.100人。2017年,峨眉山购票人数为391.4万人,同比下降3.26%。

2017年8月8日晚,九寨沟发生了7.0级地震。峨眉山甲解释说,2017年机票购买量下降是由于地震。事实上,展望未来,2008年汶川地震和2013年雅安地震都对峨眉山景区产生了一定的影响,目前的表现也有所下降。

峨眉山A在其年度报告中表示,作为一个社会服务行业,不可抗力可能对公司运营产生更大影响,其中重大流行病或自然灾害的影响最为严重。今后,如果发生重大不可抗力事件,将对公司的经营产生不利影响。

因为吃东西取决于天气,所以很难躲避天堂的不快乐时光。

魏长仁告诉城市社区,未来的主流消费者在90后和00后对纯观光景点的偏好将会大幅下降。因此,如果这些景点继续注重观光,不积极扩展到休闲娱乐、互动体验和度假,它们自身的局限性将越来越大。

旅游业的一位资深从业者告诉市场,中国山区风景名胜区的产品同质化严重,“峨眉山如何结合当地文化创造出自己独特的知识产权,如何创新营销方式,吸引年轻人的注意力,是打破这一局面的关键。”

峨眉山甲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。两年前,峨眉山甲提出了“重返峨眉山”的战略,旨在寻求变革。

2004年,张艺谋、王潮歌和范悦共同执导了舞台剧《印象刘三姐》,给印象系列带来了激情。因此,实景演出《印象丽江》支持了丽江旅游上市公司的旅游演出项目,成为丽江旅游的主要业务之一。

然而,近年来,“印象丽江”对丽江旅游业的贡献逐年减少。演出次数继续减少,收入也继续下降。

然而,正在寻求变革的峨眉山也紧随其后。继《印象》系列之后,王潮歌创作了《再看》系列,如《再看敦煌》和《再看平遥》。后来,“唯一”系列登上了峨眉山。

今年9月6日,王潮歌执导的实景表演项目《只有峨眉山》在峨眉山首映。整个项目主要分为三大剧场:云上情景体验剧场、云中花园剧场、云下实景村剧场,占地面积78000平方米,总建筑面积30240平方米。

2019年9月6日,四川乐山,导演王潮歌在全球首映前发表讲话

这被峨眉山A公司称为一种新的探索和开发模式,“旅游文化产业中的一个重要旅游项目,可以在提高峨眉山A公司的旅游产品线方面发挥重要作用”。

此前,8月23日,峨眉山甲宣布计划向峨眉山尚云旅游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尚云旅游”)增加1.2亿元注册资本,投资尚云旅游运营的“唯一峨眉山”实景演出项目。

增资完成后,峨眉山甲将持有尚云旅游40%的股份,并成为控股股东。换句话说,峨眉山甲只在峨眉山投入巨资,这将极大地影响峨眉山甲的表现。

根据峨眉山甲的公告,“峨眉山唯一”项目的投资估计约为7.08亿元。经计算,峨眉山甲可实现年营业收入2亿元,年净利润5000万元,投资回收期为税前9.83年,税后10.27年。

然而,《只有峨眉山》是《只有》系列中的一部新作品。与“印象”系列相比,属于全新系列。这种性能能否被消费者普遍接受,能否保持客流的持续吸引力,还需要市场来验证,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。毕竟,《印象丽江》的案例已经摆在我们面前。

北京:大型现场演出《印象丽江》开幕式

此外,票价也引起了讨论。根据云上旅游的门票通知,“云上”情景体验剧场的票价高达298元/人次,比高峰季节峨眉山的票价贵138元。

目前,中国旅游表演艺术市场规模逐渐扩大,市场竞争日益激烈。数据显示,从2013年到2017年,国内旅游和表演艺术项目的数量从187个增加到268个。演出次数从53,300次增加到85,800次。

峨眉山甲还表示,门票的定价对项目的绩效有很大影响,最终项目的盈利能力。定价水平能否被市场认可和接受还不确定。

峨眉山甲还有其他一些小想法。因为“云上”情景体验剧场的演出时间是每天19: 30到21: 00,而且是在演出结束后的晚上,这也可以提高游客的过夜率,相应地带动峨眉山a酒店的业务

目前的问题是,如何吸引游客入山,进而吸引游客为“只峨眉山”买单,这是“重登峨眉山”的关键。

事实上,早在几年前,峨眉山甲就开始推广相关产品,但一直没有成效。峨眉雪芽茶业务是最重要的。

从2014年到2018年的五年间,峨眉雪雅茶业的经营收入有所增加,但亏损范围正在扩大。2018年,峨眉雪芽茶业务实现收入2646万元,但亏损扩大至558万元。

目前,峨眉山甲仍然没有摆脱对车票和索道的依赖。

北京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延锋对城市社区表示,峨眉山这样依靠门票经济的资源型景区,还需要进一步开发景区的相关复合形式,引入市场化活力,做好二次消费工作。只有这样才能打破瓶颈,实现收入的增长和扩大。

贵州快3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东十一选五